天上六天地上十年太白洗衣液

记录。

前几天吧,被宿管叫起来刷黄地板,刷出一身汗,睡不着。
一时兴起,摸出床上的笔,抽了两张纸巾,给宝写了封算不上信的信,其实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发汗,发完好睡觉。
没写什么东西,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扯出一张纸巾那么多字,然后,趴下,然后,睡不着。
那几天上课总是没精神,把橡皮上的日文全抄了一遍,驱风油上所有能写的字也都抄了一遍。
每次卷子发下来都是不及格,总是全班倒数,我也是有点小迷醉。
本来说十一去广州的,后来不舒服就推了,而且那边登革热有点严重啊。
买了两间背心,黑色,酷酷哒。
三十号回光明看了,走到脚抽筋。让胖子请吃蒸乐乐。回了三十五班教室,那群熊孩子把以前搞得东西全换了。除了那个三十五的班牌外没什么是我的,我们的三十五班了。

评论(7)